心怀大野,与你同生。

关于

【小情歌/王喻only】アイトユウ


*这里是归档
*标题意指“我和你”。
*以下歌词皆选自此歌。标点自加。
*ooc预警。含大量私设。
*谢谢您们愿意看了。

*01
“我们是在哪年认识的,初次约会是去了哪里,想不起来了。一旦我这么说的话,你的嘴就会抿的像一一样,连我说的话也不听了。看到你的表情我不禁失笑。” ——喻文州

退役之后,喻文州总觉得王杰希突然变得幼稚。比如经常地自己搬张凳子坐他面前,让喻文州做他的学生,问千篇一律的问题。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好像是在强调自己记住,又好像是在提醒喻文州记住这些堪称琐碎的事情。

“我们是在哪年认识的?”王杰希略有些严肃地敲了敲做装饰的小白板。日历端端正正地放在一旁,却是很多年前的一册,纸页已经微微泛黄。

喻文州确认似的眯眯眼瞅了瞅日历上的时间,长时间地用眼过度终于迫使他近视了,男人很会挑地选了一副黑圆框眼镜,将他南方人的温润气质给衬了出来。

“嗯16年。”喻文州举手说。俨然一副乖孩子的样子,对面的王杰希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当年三颗人头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比赛场上的赛况,将场上的职业选手换成自己的模样,都一样地渴求胜利的奖杯。

“初次约会是去了哪里?”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他们一直都有分歧。

他们确定关系是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时候。当时王杰希其实是有些恍惚的,聚餐结束后,他坐在宾馆前的台阶上,就一个劲儿的吸闷烟。直到喻文州抽走他手里的烟,轻轻地吻住他满是烟草味的嘴唇。

连什么时候双手紧握在一起都不知道。

那个晚上两个人沿着宾馆前的路起步,走到蓝雨俱乐部,又绕回去,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们一路无话,只是手牵着手,给予彼此最独特的安慰。

喻文州觉得这是他们的初次约会。王杰希不以为然,他会自顾自的地讲起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夏休期走遍的地方。其实这些喻文州都知道,但他从不会打断王杰希的话。

只会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笑着看王杰希紧紧锁着的眉,也会小声地说着“他有那——么好。”


*02
“你夸我是靠得住的、值得你去依赖的人。用太阳一般灿烂的笑容将我照亮,就算岁月不会饶人,就算你我白发皱颜,我们也会一如既往地相视而笑吧。” ——王杰希

有时候,喻文州会提起第一届世邀赛王杰希推给他的队长职务。口气里不无埋怨。毕竟他一直说王杰希是他最值得依赖的人。

王杰希为了解释他只是想多分点心照顾微草,也忙于安抚喻文州因逐渐繁忙的事务而变得越来越焦躁的心情。他似乎发现恋人变得无理取闹起来,逐渐不能相互理解。他只觉得身心俱疲,觉得他们的爱情要到头了。

在那之前,他们从未想过分手,哪怕是相隔两地,每年也只有那么零零总总几次相遇,却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深入心底的无力。

不适合,不理解,不宽容……他们想过许多关于他们可以分手的理由。王杰希很少表达对恋人的爱意,喻文州亦是。王杰希是觉得不好意思,喻文州则是因为觉得自己的表达已经显而易见无需多言。

紧密的训练,还有战术安排,因此两人很少搭上话,偶尔能够单独一室却还没有分隔南北时来的自在,最后只能各自找自个的活做。

世邀赛返程的时候,喻文州问过他想要怎么办。能怎么办呢,想分开却又舍不得彼此。

王杰希没话说,他只能摸索着向喻文州的手靠近,悄悄地顺着指缝滑下去,将他的手牵过来。喻文州算是默许了,并没有挣开他的手,他说他们需要给彼此一点时间思考。

多日不见,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不会再如何埋怨彼此的决定,只会一心想着对方,去想对方的一天,去分享自己的一天。

感情的缝隙无意间弥补起来。往后再问起为什么王杰希会把队长一职推荐给喻文州,王杰希和喻文州相视一笑,说道:“我信任他。”

也相信彼此能够走得很远,直到白发皱颜也能毫无顾忌地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03
“要让我说你多少遍呀,总是这样让你发火呢。本来没想惹你生气的,就算一再向你认错的时候,我的心里也这样想着,我这一生非你不可。”
——喻文州

有人评价他们的爱情太过平淡。喻文州会假装思忖一时,笑着回应说:“像白开水吗?挺好的,日常必需。”

同居生活确实如人所说一般平淡无味,会一天又一天地重复着同样的故事。

退役之后,他们闲聊的时候,偶尔会谈起初遇时的第三颗人头——黄少天。自然是喻文州提及的次数多一点,毕竟更加熟识。

王杰希坦然自己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吃黄少天的醋,但是喻文州说得起劲的时候还是会有意识无意识地抿起薄唇,抒发自己的不满。

喻文州有时候会意识到,然后停下嘴头的黄少天,改变话题开始谈他们在一起之后的事,好整以暇地看王杰希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以及耳根逐渐浮现的不自然的红色。

但大部分时候会意识不到,王杰希便起身勾过喻文州的脖子,偏凉的薄唇轻轻覆在喻文州的眼睑上,强迫喻文州结束他不喜欢的话题。

像一个小孩子索要糖一样的无理取闹。喻文州偶尔会觉得无奈,会觉得他怎么变得这么幼稚的?也会注意着减少提起黄少天的次数。

有时候两个人躺在沙发上,争执着想要看蓝雨转播的比赛还是微草转播的比赛,如果是微草正巧对上了蓝雨,又免不了一时半会相对无言。

喻文州偶尔也会问他:“在你心里,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微草重要?”王杰希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以前是微草,退役之后是你。”

喻文州有时候气极,然而这个答案却又合理而正确,就一个人抱着索克萨尔的抱枕生闷气,然后听王杰希清冷的声音:“如果是我问你,你也会这么回答的。不是吗喻队?”

那一瞬间,气就消了。


*04
“不仅仅是我让你幸福而已,而是二人要一起变得幸福。无论什么大场面什么日子在等待着我们,只要有你我便不会害怕你如此说道。那么我会一直在你身旁,我此刻起誓。”
——王杰希

因为喻文州惊人的续航能力,他退役的时间一拖再拖,直到第十七赛季,把第二代的大神们翻过来翻过去虐了几遍才堪堪退场。在这之前,曾经的魔术师王杰希已经在家里等了四年。

在他们共同的家,等喻文州的退役。

喻文州曾经无数次构想过,他的退役应该像当初魏队一样,一声不吭地离开,因为他也怕他走不了。甚至连逃离路线都勾画好了,只等季后赛结束后离开。

喻文州和王杰希商量好了的,退役之后不会在留在战队或是联盟工作。两个人做个安静的观众,看荣耀往后延伸的发展,看曾经不被人认可和尊重的电竞选手们逐渐得到人们的关注和叫好。

王杰希十三赛季退役的时候走的是正规流程,郑重地将队长一职交托给高英杰,并谢绝了一切留在联盟工作的建议。王杰希也希望喻文州跟他一样,正规地离开这个舞台,而不是默默无闻离开。

喻文州其实做不到那样风轻云淡。他单独把卢瀚文叫过去试图交托一些作为队长的基本事宜,到最后只是轻轻拍了他的肩,让他回去训练,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发布会那天,喻文州戴着他和王杰希的结婚戒指。婚是在苏黎世结的。身加万千荣耀和恋人的心悦。

他目视前方,认真地在脑中勾勒着戒指的模样,一笔一划,汇聚成爱人的名字。他曾经跟王杰希说:“无论什么大场面什么日子在等待着我们,只要有你我便不会害怕。”

所以他不害怕了。退役,迟早会来的,只不过现在它就在自己眼前而已,只要再跨一步它就过去了。

他坦然地对外公布了他与王杰希的关系,并拒绝回答一切隐私问题。他说:“我爱王杰希。他在家里等我。”

这一句话曾一度上过热搜,但因为两位当事人都不曾出面,在不久之后也逐渐变得无人问津。

但王杰希在家里听到这句话,还是不自然地红了耳根,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这一切当然不是在做梦。



*05
“愿我们今后随时都能回到那个充满二人回忆的地方,待到那时,我们带着皱纹满面的笑容并排而坐,再来回忆现在的事吧。” ———总结

两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兴致勃勃地坐在电脑桌前研究荣耀新出的结婚系统。本来势头已经有衰退趋势的荣耀,又一次拉回来大部分老粉。

这个结婚系统很是贴近时代,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都可以举办。为了这个结婚系统,甚至特地划出一块地图建了一个教堂。教堂是哥特式建筑,站在新手村远远就能看见。

退役之后,他们不可能就这样让荣耀退出了他们的生活。两个人各自的小号加起来也有十几个,只不过不再是“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偶尔也会有相互切磋,或者其他选手的邀约。

王杰希郑重地向喻文州提出在网游中也要结婚的要求,喻文州当然不会拒绝,反而乐意之至。

当庄严的教堂钟声响起的时候,当教父宣读着誓词,当他们彼此交换戒指,王杰希都能听见喻文州很轻的笑声。

直到屏幕上跳出已经结为夫妻的消息时,王杰希忍不住问了句:“什么这么好笑?”

“觉得好傻啊,明明已经结婚了,好像是在重温一样。”喻文州用手指戳了戳屏幕上的信息,托着腮回答王杰希的问题。

王杰希一时无言,毕竟这也只是一念之间就想这么做了,他试图辩解着:“怎么会傻呢……因为是和你啊。”当答案从他口中说出,突然觉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因为是和你,干什么都不会觉得傻。喻文州表示接受。他忽然想起在苏黎世的时候,王杰希轻轻托起他的手,将戒指戴上他的无名指,那一刻,是真心觉得幸福吧。

我和你,以后甚至直到世界尽头,即使已经颜貌老皱而不再如年少,我们也依然会一如既往地相视而笑吧。



Fin.

谢谢您们看到这里。
很幸运能够参加这样一次七夕活动。各位七夕快乐鸭!
呜呜呜呜呜太太们真的好厉害。
我只有3k+,哭辽。1w+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王喻真好!
其实我是属于非常懒的那种,没有脑洞绝对不动笔,有脑洞了dbp我先屯个几天,要么就是“兄die我有个脑洞你感兴趣不”
能不动笔则不动笔。
但是为了王喻我忍了。
改来改去哪都改改到最后自己快吐了,完全不想再看这篇文。
挺无聊的吧这文…还是希望您们能喜欢!

评论(6)
热度(38)

© 宋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