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大野,与你同生。

关于

[黄少天中心]心与荣耀

这里是归档

*bgm参照上一条博客。液。
*无cp
*ooc预警
*谢谢您们愿意看了。

*
夏休期伴随着知了聒噪的鸣叫和闷热的天气即将告一段落,这几天,黄少天都忙着收拾东西回蓝雨。放在床头的日历上,那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被他圈了几圈。

往往先一步回到俱乐部的都是喻文州,果不其然,生日这天黄少天拖着行李箱慢悠悠地走进大厅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等在里头了。

喻文州依然是一脸笑意,满腹关切地问道:“少天辛苦了,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黄少天跨几步上前,“诶那就上次那家好啦怎么样,话说队长我有生日礼物吗怎么没看到啊今天可是我生日诶。”

“行了,少不了你的。”喻文州用文件夹轻轻拍在黄少天头上,“先去收拾收拾,礼物都在你房间。”

“我就在隔壁,有事喊我。”喻文州拉开他宿舍的门,进入前还意味不明地朝黄少天勾了勾唇。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掏出钥匙开门,鉴于害怕,他拿了搁在走廊的扫帚,以防有不备。

脑补了一场年度大戏以后,他拉开门,先是对着空气乱扫一通,然后大喊:“呔,管你什么妖魔鬼怪你天哥什么都不怕!”然后他睁开紧闭的双眼,其实只有一个箱子放在面前而已。

什么嘛,虚虚虚虚虚惊一场。

*
黄少天将宿舍收拾了一番,终于准备对这个箱子大开杀戒。

为了以防万一,他先捅了一刀子,听见那一声“噗呲”才放松警惕。然后他拿出了被捅了一刀的剑圣布偶娃娃。

………………玩玩玩玩脱了。

布偶娃娃是烟雨的妹子送的,楚云秀在上面贴了个标签:

“少天可要好好对自己啊。”

黄少天先感慨了一下有妹子真好手这么巧本剑圣一点都不羡慕。然后心疼地抚摸着一刀划破被抽出来的棉花。都捅了一刀了!能给他做手术吗!

黄少天挑挑拣拣,先把自家战队队员的礼物挑了出来。

有两个信封。一个很薄大概就是一封信,第二封却有点厚。黄少天三下五除二拆下了第一封。

“少天:
展信佳。
少天其实是一个很细腻的人,相处这么久,也实在感激你的照顾。
一开始确实会觉得你烦,话多,但也挺阳光的不是?至少你承担了七年来蓝雨全队的每日快乐源泉。
其实挺唠叨,我不在的时候,就替我唠叨队员们。虽然免不了抱怨。也算是尽到了副队的责任吧?
赛后复盘都积极配合,有时候琢磨到深夜,少天还会记得给我倒杯茶。基本上就是我睡下了,才能听到隔壁也安分下来。
六赛季夺冠那天庆祝会,少天喝了点酒,酒量确实不怎么样,当然喝醉了。嘴里絮絮叨叨的,其实我没听懂在说什么,但有一句我听的蛮清楚的。
‘我这一辈子,除了荣耀女神,谁都不娶!天哥说到做到!’
行了少天你还是真香吧。
谢谢少天。谢谢这七年荣耀相伴。
生日快乐。
喻文州
8.9晚”

喻文州难得这么抒情,黄少天给他小心翼翼地折起来,就压在了六赛季夺冠合照的相框下面。哦对了,我的冠军戒指怎么没了?

黄少天拆开了第二封,从里头抽出了一面锦旗,上书:快乐源泉。

附赠荣誉证书:
“黄少天同志:
因表现良好被评为第一届快乐源泉奖,特以此祝贺。
蓝雨战队”

黄少天沉默了。

“我靠靠靠靠靠欺负老实人呢?我这个人老实巴交的怎么就快乐源泉了?我不服求评委慎重考虑!”

抱怨了一通,他还是给挂门后边了。

*
微草寄来了一条围巾,上面有一个文字泡刺绣。

微草队长写了几句话:“听喻队说,少天上次来B市回去感冒了,下次来记得保暖。”

大热天给我寄围巾是想干嘛?热死我好让他药得冠军?门都没有。我跟你嗦老王你的伎俩已经被我摸透了。

然后黄少天喜滋滋地对着镜子比划了一番。

兴欣送了一大罐棒棒糖,就超市那种。摆收银台上那一大罐。

据叶修说本来想寄一条红南京,却被老板娘扼杀在摇篮里。所以寄了一罐棒棒糖。

黄少天不抽烟,愁的时候偶尔会抽一点,第八赛季亚军之后一度抽得挺凶,被喻文州硬是帮着给戒了。所以这一罐棒棒糖吃吃倒也乐得自在。

说着他拔出了一支就拆包装袋。含嘴里,嗯橙子味的。

轮回送的是一本笔记:论沉默的养成。周泽楷著,江波涛译。

瞧给把他们能的。本剑圣给他们检查检查错误。

然后被笔记里密密麻麻的字给吓到了,黄少天坐在原地默念着我是谁我是黄少天我是剑圣默念了十分钟了,才想起来自己是谁自己在哪自己要干什么。

霸图送的是一副键盘和鼠标。

职业选手都有一套自己习惯的键盘和鼠标,像这样的礼物,黄少天其实完全用不到。黄少天其实知道霸图的意思,大概还是那四个字:一如既往吧。

确实有他们霸图的风格。黄少天实在有些庆幸没有送副拳套过来让他名副其实的宅男锻炼锻炼身体真是谢天谢地了。

雷霆送的是一盆多肉。黄少天小心地将它捧出来,塑料花盆已经裂了,估计是某多多上买的吧。

人间不值得。你看这多肉的可怜样,算了明天去买个花盆吧。黄少天一阵腹诽,但还是细细查阅了一番资料,准备好心照顾这个家伙。

*
翻到最后,发现还有一个小盒子,装饰挺粗糙的,估计是手工制品。

黄少天打开看了看,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冠军戒指。戒指上引了根线,像是打算做成一个项链。

黄少天轻轻抚摸着戒指上的刻痕,小声嘀咕道:“果然还是心许荣耀女神,终身不娶好了。”

黄少天将戒指挂到脖子上,戒指撞在锁骨上还有丝丝凉意。那凉意钻进心里,竟变得暖了起来。

心里热乎乎的。

“少天好了吗,出去吧?”喻文州适时地进来了,黄少天打量了一番,他没将戒指扯线挂脖子上,只是规矩地戴在无名指上。

“我也是想娶荣耀女神的人呀。”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哇啊啊啊情敌拔刀吧。”黄少天装作凶狠地扑了过去。

Fin.

8.10估计不在,所以早了点发。

8:10不知道有没有掐准。
原本计划是蓝雨全员给黄少写信。精力不足就改掉了。
大概就这样。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30)

© 宋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