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大野,与你同生。

关于

[六期友情向]不老不小正正好

*无cp
*有江江、于队、许副、明明、泊远、贺铭铭和宝贵的女孩子非非!
*嘿嘿开始皮皮忱啦(喂
*ooc预警,bug烦您们帮忙指出了!
*伪球迷什么都不懂(噫呜呜噫
*依然谢谢您们愿意看了!









――
这几天,王杰希关注许斌最多的不是“早点休息”,几乎他天天得问一遍“又在和江副聊世界杯?”

许斌就摸摸鼻子,嘿嘿嘿地笑了。

这不,晚上又摸黑敲敲江波涛的小窗。

然后一个视频通话就过来了。

“嘿!皮皮!放到哪了放到哪了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那边也是一团乌漆麻黑。隐约有点灯光。

江波涛小声嘀咕:“王队走没?好啦好啦开始看吧决赛啦!耶我赌法国赢!”

“那成吧。我就赌克罗地亚吧!”




――
“耶耶耶耶耶耶耶!!赢了!!”江波涛扔下call棒,大叫着抱着电脑亲着电脑上许斌的脸,“赢啦!!”

“喂喂喂皮皮你的形象呢??”许斌狠狠地把易拉罐往桌上一拍,也是很不顾形象地爬上床,挥舞着双臂。

然后他的门被轻轻扣了两下:“许斌,微草的房间隔音不是很好。”

…………………喔。





――
“哈哈哈哈哈哈副队你昨晚是不是吃瘪了!”柳非放了一杯水在许斌桌上,然后悄咪咪地说,“袁柏清告诉我的嘻嘻。”

袁柏清,都是圣职系,是时候向你讨教一番了。




――
“江副,你就没被周队说过什么吗?”许斌用高袁柏清一级的荣耀知识将这位治疗教训了几遍后,委委屈屈地找江波涛抱怨。

“许斌你气傻了吗我们队长又不是王队哈哈哈哈哈哈。”杜明抢过发言权,很是兴奋地嘲笑了许斌一番。

“哦,今年线下聚会肯定不带你。”许斌冷漠一笑。

“那我呢我呢?”吕泊远凑了过来,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就被杜明扯过去你一句我一句地嘀咕许斌这样那样。

“好啦好啦会带你们的。”江波涛笑道。




――
当然,线下聚会的时候,人都来全了。

“百花独苗要哭。”于锋于是说。

“别怕于队,嘻嘻你不是一个人。”柳非用手戳了戳贺铭,“这不是还有神奇独苗嘛!”

贺铭看了看兴奋不已的柳非,敲敲她的头,撇嘴说道:“微草也就来了两个人。”

杜明很积极地凑过来:“对对对!你看轮回有三个人。”

“幼不幼稚。”许斌嗤笑。

于是杜明就被柳非打回轮回阵营,一边走嘴里还念叨着:“别以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欺负你!”

柳非一横眉。

“不敢不敢我是真的不敢。”





――
杜明喜欢唐柔这件事,六期的朋友们是最早知道的。

“哟明明,你加油哦!”柳非一脸我是女孩子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看着杜明。

“那又怎样!我是第一个和她单挑的!”杜明很是激动地说。

哦,我们微草的秘密集训你忘了吗。柳非想。

哦,我还在嘉世的时候就……说多了都是泪。贺铭想。

杜明猛地想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贺铭我打死你!你是不是欺负我女神了!”

贺铭一脸懵逼。

“就是那场你跟我女神的擂台。为啥她一上场就说她赶时间。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六期孩子们全脸懵逼。最后不是贺铭输了吗?

贺铭不哭贺铭我们坚强贺铭我们还有下一次。

恋爱脑的孩子你别理。

“泊远啊,咱把他送给兴欣吧。”走在人群后面的江波涛在和吕泊远悄悄咬耳朵。

“我觉得可行。”

“对吧,你去和方前辈说呗。”

“不不不副队还是你去吧……”

“靠,我可是身在轮回人,你们嘀咕啥呢!”杜明嚷道。

“可是心在兴欣了。”江波涛无情指出。







――
“哎江副你用不用润滑油?”于锋问。

“我没有用啊。”江波涛疑惑,江波涛不解。

“那你经常去游泳池吗?”

“不怎么啊,要训练哟。”

“那‘江波涛涂润滑油泪洒游泳池’是什么东西?”

江波涛默了。







――
有一次,六期全员出去烤串。目的是庆祝于锋当上了百花队长。

所以这次是于锋掏钱。

好像上一次也是于锋掏钱。

江波涛想,好像上上次也是于队掏钱。

可能狂剑士都比较有钱?






――
“这个马铃薯是百搭吧。”江波涛切马铃薯的时候说道。

“啥呀,马铃薯和土豆不能一起吃。副队你这都不知道。”杜明吃着马铃薯片说。

江波涛切一片,杜明吃一片。

等等,马铃薯和土豆不是一种东西吗。

“…………杜明,放下。”






――
“嘿嘿嘿有烤串吃喽!”柳非接过刚从烤架上盛出来的烤串,准备大快朵颐。

“烫烫烫烫烫!!”

“啊啊非非,女孩子要矜持!”许斌接过柳非手中的烤串,吹了几口,“凉了再吃。”

“谢谢副队!”

“啊啊啊啊烤马铃薯片也好了!”

“非非,说好的矜持呢?”





FIN.

很皮很短小噫呜呜噫大概就这样。

他们真好噫呜呜噫。

评论(4)
热度(89)

© 宋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