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大野,与你同生。

关于

[王喻]回答(中)


重度BE向!!!有角色死亡!!!慎入慎入!!!

颈花梗。梗源瑾颜。这是授权。

(上)

 

上次更还是高考放假来的(。

预计还有一章,万字左右吧。

不多说了,ooc有,私设满天飞,bug有希望指出。

谢谢您们愿意看了。


――
[总觉得我不应该来找你,事情在不断偏离我预想的轨道。]

     王杰希理了理便服的衣领,指尖划过颈侧突然出现的纹路。

    花的纹路。

   他对于为什么会出现颈花和他喜欢了谁完全没有思路。

    也看不出是什么样的花。

    他扣上衬衣最上头的纽扣,决定不去管这些。他走进昨晚临时给方士谦腾出的空间,推了推还没醒的人。

    酒精反应下男人的脸还染着些许醺红,却硬是被王杰希拖了起来。方士谦不满地嚷起来,像是想努力挣开王杰希的钳制,翻了身,算是彻底搅乱了昨晚王杰希费劲给他盖上的被子。

    王杰希无奈地看了看这个孩子般作乱的人,认输一样地向房门口走去。

    “王杰希,你什么时候有的颈花?”满含诧异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王杰希这才注意到因为拉扯而咧开的衣领,他不在乎地理了理,没说话。

     方士谦看上去像是完全清醒了,眼里透着不可思议与怀疑,他迅速爬将起来,确认似的想再看一眼王杰希的脖颈。
  
   王杰希也算坦荡,好笑地说了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甚至不知道我会就这样喜欢上一个人。
 
   是谁呢?王杰希禁不住想着。




――
   方士谦自从知道王杰希突然长出了颈花这件事,整个一颓了。
 
   或者,确切地说是看到颈花的样子一瞬间就慌了,再确切地说,方士谦知道王杰希喜欢了谁。

   好像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方士谦憋屈地想着。

   十年前,他就在一个人的脖颈上看到与这一模一样的花,而前不久他刚调笑那人说花是否还留着。

   喻文州当然好脾气地把花给他看了。感情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就忘了的?

   当时方士谦还调侃他说,怕是这辈子都看不见花染上颜色了,王杰希哪是那么好骗到手的?

   妈的,打脸了。

   方士谦“啧”了一声。

 
――
   十年前,那时候多好啊。

  

――
   “老王,不就走个过场嘛!那什么不是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成真了呢?对吧对吧!”

    王杰希对于篮球比赛没有任何哪怕一点点点的兴趣,而且是和这个死对头黄少天做队友。

    不如睡觉。

    黄少天正在竭力动员学校指派的另外两名队员。周泽楷似乎并不是很想参加这类活动,看着用尽毕生词汇的黄少天只能欲言又止。肖时钦宁愿一个人玩小猫钓鱼,表示完全不想听黄少天说话。

    王杰希第一次正式见到了这位喻文州。这个人坐在黄少天旁边,眉眼弯弯地看着黄少天,时不时还帮他说几句。

    事实证明,喻文州的话要比黄少天受用多了。劝服了周泽楷和肖时钦,他长出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向王杰希这里,招了招手,算是打了初次见面的招呼。

    喻文州刚想开口说话,王杰希妥协似的摆了摆手,说了句行吧。

    后者看似有些遗憾地偏过头,随后就被黄少天扯过去一遍一遍地吹。

    吹上天了都。王杰希翻了翻白眼。

    “队长!文州不是队长我就吃秋葵!大碗的那种!”黄少天大声地冲带队老师喊,颇有英雄英勇就义的感觉。

    “那就王杰希队长吧。”带队老师朝王杰希点了点头,后者略带嘲讽地看了看黄少天,关于黄少天最后有没有吃大碗秋葵,王杰希是不知道了。

    他只记得那时候刚见面的喻文州,依然挂着随和的很讨喜的微笑,柔声说:“好啊,我没有异议。”





――
   一场比赛没赢,一群人就灰溜溜地回来了,还真是走了个过场。

   那天晚上是在比赛的城市住宿的,紧紧相连的一座城市。

   黄少天自然要同喻文州一块了,随队来的据说是参观学习别校风气的叶修、江波涛和方士谦也住了进来,王杰希自然与方士谦分在了一起。

  “嗳嗳王杰希,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方士谦神神叨叨地问。

  “还能有什么事,睡觉吧,明天就回校了。”王杰希一把把枕头按他脸上。

   方士谦将枕头抱怀里,悄悄跟王杰希咬耳朵:“你知道喻文州居然早恋吗?我看见他颈花了!”

   早恋,其实也没什么吧。毕竟也高三了。王杰希说着,却悄然间皱起了眉头。





――
  怎么会这样呢?王杰希一边走一边想,当打开办公室的门,好巧不巧喻文州正坐在他的专用转椅上。

   这人怎么这么幼稚的?王杰希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敲了敲门。
  
  “杰希你下班都不锁门吗?”喻文州慢悠悠起身,叫着让王杰希有些不舒服的称呼。

   你管这做什么。王杰希管自说着。

   感觉到安静的氛围,王杰希略有些不自在地问道:“高三那会,你有喜欢的人吗?”

   突然觉得有些突兀,王杰希无措地补充道:“方士谦说他看见了你的颈花。”

   喻文州确实愣了一瞬,随即展开眉眼,说着,对啊,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可他还不知道呢!

   怎么有人能喜欢这么久呢?十年,可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肯为一个人奉献上十年甚至更久,王杰希想着,感慨着,也结束了这个话题。

 

――
   “杰希当年应该是喜欢少天的吧。”喻文州在他这儿待得挺久,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问道。

   “为什么会这么想?”王杰希疑惑地抬起头,“只是普通的竞争关系。”

    喻文州笑而不语,又像否定一样摇了摇头。

    他小声说了句:“早这么想就好了。”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后者笑着向他摆了摆手。



――
   高三那会儿,说实话王杰希确实很烦躁。
 
   不仅烦黄少天这个人,还烦他总是出其不意地考得比自己好。王杰希自认为是个好强的人,有的时候太烦躁也会想要摔东西。

   却还得冷着脸继续复习高考。

   方士谦说他压力太大,得缓缓。他抱着臂好笑地看着冥思苦想一道题的王杰希。

   王杰希咬着笔头,又有点恨恨地说,黄少天解这题花了三分42秒,现在过去两分半了,我能不着急?

   方士谦听着门铃被敲响,悠然自得地去开了门,果不其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拎着几只粽子,有些失望地说:“怎么是你开的门?”

   方士谦牵过系粽子的绳子,不满地说:“喔我还以为你刺探敌情来了。我告诉你,我们家王杰希两分钟解了你们黄少天三分多解的题目!”

   “那还真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可杰希不是还没做出来吗?三分钟了。”

  “我靠变态,喻文州你害不害臊!”

   喻文州就很轻地笑着,看着门在他面前关上。

   也夺取了他眼前的最后一丝光明,喻文州无奈地将手按在门把上。

   打不开呢。他想。



  
――
   喻文州托腮看着桌案前的王杰希。自己也不免唏嘘。不知不觉,喜欢这个人有十年了。从高二开始看到演讲台上的他,到二十七岁看一个医生模样的他。

   整整十年。

   明明十年足够他去找一个好姑娘,有幸福而美满的家庭。可他知道,自从让王杰希走进他的视线,便再也挪不开半分。

   他是否能在最后的最后表明自己埋藏已久的心意?

   他是否还能等到听到王杰希回答的那一天?

   明明与平时别无二致,喻文州却开始揪心地疼,他不知道还去揉哪,因为好像哪儿都疼。

   尤其是心这里。空落落的。

   他背过身去,故意不去看自己的心上人,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痛苦。

   近在眼前的奢望,令他的试探终究没有了结果,或许真如方士谦说的那样,妄想拥有王杰希的爱是他喻文州的错。

   或许从最开始的开始,喻文州就不应该涉足这块禁忌之地。要不然又怎么会,明知自己的结局即将到来,却还是想跨越半个国家来找心爱的人。

   他的所有踌躇徘徊,只能让他最终知晓一点:要想心无旁骛地离开,就必须斩断哪怕一丝的留恋。

   只是很巧,他喻文州,就是忘不掉王杰希。





――
   王杰希还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频繁地抬头想去找喻文州。

   这一次,他看见喻文州正背对着他。

   只是在下一秒,他看见喻文州微微咧开的衣领下藏着的花。

   那朵据说是喻文州爱了十年的人的花,是如此的熟悉。

   王杰希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手中的笔也因此顿下。

   他想他终于知道早上方士谦为什么会如此震惊。

   他想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如何傻到连自己心尖上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原来是喻文州。

   他似乎是从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是多么在乎这个人。

   一个仅仅才重识了几个月,却永远停驻在了他眼里的男人。

   王杰希对着喻文州的背影,突然就很轻地笑了。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着我,那不是最令人高兴的事吗?




――
   如果一切都如此顺利,那多好。可惜常常事与愿违。

[tbc.]

我说慎入你们可别真都不看啊(……)

评论(15)
热度(22)

© 宋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