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大野,与你同生。

关于

[王喻]回答(上)

重度BE向!!!有角色死亡!!!慎入慎入!!!

颈花梗。梗源瑾颜。这是授权。

本来准备暑假码出来的。

好吧,感觉很闲在朋友的激励下我把篇目一码出来了。

预计还有两章,万字左右吧。

不多说了,ooc有,私设满天飞,bug有希望指出。

谢谢您们愿意看了。





――

[来找你,不过是想多看你几时罢了,哪有其他念想呢?]

  

    夜深的时候,是这个天地最寂静安详的时分。

    沉堕于黑暗中太久,王杰希睁开眼睛显然对苍白的灯光感到有些不适应。

    睡了多久了――王杰希捧起一旁的咖啡,已经冷透了。

    搁在杯底居然有张字条,“少喝咖啡。”

    王杰希轻笑出声,是哪个有心的护士留下的吧,仔细打量了周围,笔纸都规矩地拢在一旁,空调也被打高了些。――真是个有心的姑娘啊。

    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这一觉倒是极其安稳。

    算了,回家吧。



――
    王杰希对于昨晚是哪位“田螺姑娘”没有任何兴趣,他只想工作,比如那些刚送来的病人。

    真是一如既往地繁忙啊。王杰希细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明明大地也刚从沉沉睡梦中醒来不久,天边只一抹绯红而已。

    王杰希的生活被生生切割成两部分――工作和睡觉。昼夜颠倒所带来的痛苦不断压榨着他的精神动力。

    能过一天是一天吧,他凉凉地想。

    打开虚掩的办公室的门,才发现已经早早有了客人。男人立在窗边,头发被细致地梳在脑后,温和而垂下的眼眸,正盯着他认真做着的事――幼稚地对着窗户呵气。

    男人不甚眼熟,大抵是哪个病人的家属吧。

    看着那人在窗上朦胧的白雾上小心地写上,一笔一划,规矩至极:王杰希。而后转过身来,轻笑道:“好久不见。”

    看着王杰希微皱起了眉,努力地思考这是哪位故人,男人笑出声,满眼都透着愉悦。

    王杰希仿佛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地说:“喻文州?”

    喻文州讶异了一瞬,眉眼舒展开来:“还记得我呢?”

    “只记得是黄少天的朋友。”王杰希坐到转椅上,招呼喻文州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喻文州摆摆手表示拒绝。

     王杰希抬抬眼问:“怎么忽然有兴致到我这里了,黄少天在牙科,这儿是内科。”

    “去过少天那里了,他说你在这里,就来了。”喻文州依然立在窗边,明亮的黑眸留转着温柔的光芒,轻轻将王杰希笼罩在内。

     他似是还有话说,却终究未能开得了口。

     毕竟,有些话只有自己知道才最为稳妥,哪怕再无法等下去,也只能将话语融化在苦水里留于心中,随心死埋进土里。

   

――
    王杰希对于喻文州的到来似乎还有疑惑,喻文州确实是属于鲜客那一类的。

    在送走了喻文州以后,估摸着也走远了,他打电话给了黄少天。

    “喂,王杰希?干嘛啊有事啊?我帮小孩看牙呢!嗳嗳嗳,别动,对对对就叼着一会就好,哎呀,你还不相信我啦我可是鼎鼎有名的黄……”

    “黄少天,听我说话。”王杰希不耐地打断了黄少天,对方似是不满地哼出了口气,却也是乖巧地闭上了聒噪的嘴。

    “你怎么会告诉喻文州我在这里的?”王杰希思忖片刻,问道。

    “你看吧我就知道他要问你……”黄少天好像把电话拉远了对旁边的人说着话,虽然声音还是很大,转过头对着电话说,“文州想见你呗,我操你干嘛?哦不是不是跟你说的,我说文州已经把老朋友都见了个遍了也不差你一个嘛是吧?这不正巧顺路……”

    王杰希烦躁地挂掉了电话,虽然平时他从不曾这样过。

    因为他明明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清晰地从话筒那边传过来。

    他说,“别告诉杰希。”

     至少他没做什么亏待喻文州的事,王杰希想。

   

――
    王杰希对于黄少天主动发起的聚餐十动然拒,据说一波同学都来了,然而他没什么兴趣。

    因为他眼下正有个棘手的客人。

    这位曾与他是高中同学,以至于大学同学,又曾与他共事了一段时间,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的老朋友――方士谦。

    又比如说,这位客人正在讨论王杰希好不容易等来的双休日该如何度过的问题。

    对不起,我只想睡觉。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将几份文件放到方士谦面前,有这闲功夫,不如多帮我照看几个病情严重的病人。

    你变了,兄弟。你以前是多么的积极向上热爱生活啊!我需要带你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美好。方士谦深情款款地说。

    王杰希绕到方士谦身后,扯开他的后衣领,瞧了一阵子,然后怜悯地笑道:“我看你出去一年,也没找到人陪你嘛。”

    “我这不回来找你了吗?”

    看着方士谦在沙发上笑成团,王杰希一阵恶寒,说道:“方前辈,说情话一点也不适合你。还是俏皮话显得你更顺眼一点。”

    方士谦挥挥手说着让着你让着你不和你争不和你争。他拾起王杰希桌上的一张小字条,发现新大陆般说:“呦,见过喻文州了?”

    王杰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提了句:“你怎么知道。”

    “那必须得知道啊,见多了嘛,挺有个性的。”方士谦举起手中的字条――那张深夜压在咖啡杯底的字条,之后被王杰希很好的压平收了起来。

    “也真是难为你从这几个字里锁定了这是谁写的。”

    确实是很有个性的字。王杰希接过来仔细地端详了阵,得出了结论。

    “哦对,黄少天的聚会,你去不去?”

     王杰希料想是真逃不掉了,原本人方士谦也是要去的。

    他透过办公桌对面的窗子望过去,莫名一愣。

    几天前,喻文州就是站在那个位子等他来的。

   
――
    好好的双休日,就这样被一场同学聚会给冲散了。

    黄少天大概七点就匆匆打了电话过来,没说几句话就又被王杰希强行挂断了。

    天知道幼稚园儿童黄少天怎么想的,二十好几的人了约出去玩居然还去游乐园?丢死个人了。

    关键是好像其他人还很赞同。

    王杰希只想点评:幼稚,不清醒。

    当王杰希来的时候,才来了两个后辈。

    周泽楷单是立着就已经是一道风景线,明明眼角已经多了几笔皱褶,却仍是要比他们这些常年熬夜的人显得年轻得多。

    他微微地挨着身边的人低头看手机,偶尔把头埋到人肩上笑几声,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眸有如星辰。

    看到王杰希来,周泽楷生涩地挥了挥手,却很礼貌地把手机收起来,往身边的人后面站了站。

    他身边的人确实要自然得多,江波涛温和地笑言:“哈啰,前辈早。”

    王杰希随意地挥了挥手,这两个后辈等待的地方是个冷饮摊子,王杰希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打算趁着人还没来全小憩上一会儿。

    然后他的双颊就被两瓶冰透的水给捂着了,吓得浑身一颤。他半眯开眼,只看到努力憋笑的方士谦和背过身去笑的两个后辈。

    估计策划要来游乐园的人方士谦要算上一个。

    叶修、肖时钦和两个姑娘是推辞了不来的,最后来的就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了。

  两个人并肩走来,喻文州正低垂着眼帘细致地听黄少天讲话,时不时勾起嘴角,整个人干净至极。

    喻文州继而将视线从黄少天身上移开,向已经来的人都打了声招呼。他轻快地走到王杰希面前,似有些调笑地问道:“还以为你不会来的。”

    方士谦已经和黄少天厮混去了,又无法与相谈甚欢的两个后辈搭话,目前可同伴对象只剩下了个喻文州。

    王杰希垂眼望去,比他矮几公分的男人正十分专注地盯着不远处卖糖人的小贩。

    察觉到王杰希的视线,喻文州好整以暇地转过脸,问他:“怎么样,想吃吗?”当然是意指糖人了。

    王杰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自顾自地付钱,像是考虑了一番,挑了个猫图案的递给喻文州,后者倒是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喻文州双手托过糖,粉舌小心地舔着猫耳,极享受地眯了眯眼。他举了举已经吃掉一个耳朵的“猫”,愉快地问:“杰希要吃吗?”

    王杰希对于他没有喊姓氏并没有什么反感,他微俯下身子,咬住了另一只耳朵。

    有点甜过头了,王杰希想。

     

――
    晚饭结束后,该散伙的都散伙了。

    只是有些微醺的王杰希撑起喝得烂醉的方士谦――这家伙明明喝不得酒的,准备先把他带回家去。

    他只能轻轻点点头向喻文州告别,不过忙着照顾黄少天的喻文州似乎没有看到。

    等他上了车,喻文州发了条信息过来。

    “晚安。”

    很陌生的号码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王杰希看了挺久,也没有保存,也没有再回喻文州消息,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撕扯开静谧的夜。

    暗色下,却隐着一颗疯狂跳动的心。



TBC.

试图强行给周江写戏份,好吧不打周江tag了。

什么时候再更呢(。)

评论(25)
热度(24)

© 宋忱. | Powered by LOFTER